位置:烽火新聞網 > 教育 > 正文 >

流動社會中的留守兒童 監護真空下的高危群體

2019年09月02日 14:47來源:網絡整理手機版

  一邊留守,一邊流動

  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,受各地撤并村小、家長讓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等因素影響,眾多留守兒童搬離祖輩一直居住的農村,與老人一起租住在城鎮學校附近的城鄉接合部,留守兒童變為“流動+留守”兒童,其居住地往往環境衛生差、交通干線密、流動人口多,存在諸多安全隱患。

  蘭州市榆中縣甘草店鎮距離蘭州市區50公里,這里聚集了大量流動的留守兒童家庭。9歲的羅若彤就讀于榆中縣甘草店鎮中心小學。早年父母離異,父親遠在新疆打工,羅若彤與67歲的祖母張慧芳租住在距離學校1公里、不足10平方米的出租屋內。

  半月談記者看到,祖孫倆擠在一張雙人床上,床頭堆放著被褥、衣物等,電線亂纏亂繞,燃氣灶、取暖爐等生活設施雜亂堆放。屋外緊鄰大型貨車經過的交通要道,附近不少留守兒童都經由此處前往學校。

  張慧芳表示,院子里租住了3戶人家,都是從農村搬來的。“孩子上學路上的交通安全我很擔心,她獨自在家我更擔心。可又有什么辦法呢?”

  張慧芳哭著告訴半月談記者:“每次孩子和媽媽短暫見面后,孩子都會哭到暈厥,然后不斷咳嗽。家里收入低,不能老去大醫院,后來每次出現這個病就在附近診所看,到現在也一直不知得的是什么病,但犯一次病,就要輸液輸很長時間。”“城里孩子定期進行的體檢對很多流動兒童來說是奢侈品。流動兒童多在戶籍地參加新農合,報銷比較麻煩,生了病只能到小診所去輸液,實在扛不住了才到大醫院治療。”榆中縣甘草店鎮中心小學留守兒童輔導老師盛玉琴說。

  監護真空下,風險疊加

  最近發生的章子欣案,很多人都將悲劇根源指向了她流動留守兒童的身份。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,許多孩子隨著年齡變化,流動和留守的身份不斷轉化、重疊。如一些留守兒童小時候與父母在城市中生活,上學后則返回流出地區,從流動兒童轉為留守兒童,再長大一些,則因為各種原因成為流動的留守兒童。

  在西部一些貧困農村,生態移民、扶貧搬遷、撤并村小等因素促使人口向小城鎮集中,但是由于城鎮中沒有就業,年輕勞動力往往選擇外出就業,未成年子女和祖父母在城鎮居住,他們中的不少人就成了流動的留守兒童。

  一些外出務工父母缺乏監護責任意識,任由年幼的未成年子女獨自生活,較少回家看望或保持親情溝通,甚至常年不與子女聯系。

  學校監管也有限。盛玉琴說,受辦學條件、師資力量等因素制約,許多老師身兼多職,平日上學對留守兒童關注有限,一旦放假,更是鞭長莫及。農村學校和家庭之間溝通不暢,在安全銜接方面極易出現斷裂。

  救濟途徑單一短暫。調查發現,流動的留守兒童相關的政府和社會救助雖從未中斷,但缺乏系統化、制度化、長效化機制,僅以送文具、走訪慰問等流于形式的短期救助居多。

  筑牢安全墻,讓孩子們都活得安全

  城鄉接合部的留守兒童,是學校教育和社會矯正機制最為薄弱的人群,最脆弱的鏈條正承擔著最重的重量。隨著社會流動加劇,越來越多的章子欣們會處于“留守+流動”的境遇,該如何為這些孩子筑起安全的籬笆墻?

  建立多部門、多組織聯動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機制。甘肅省婦聯家庭和兒童工作部副部長周艷建議,發揮聯席會議制度優勢,形成政府領導、民政牽頭、部門配合、社會力量參與的關愛保護工作機制,按照“誰的職責誰來盡”的原則,加強部門之間的信息互通和工作協同。

  盡力構筑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的專業化網絡。榆中縣甘草店鎮中心小學留守兒童輔導老師邸顏顏認為,農村留守兒童的幫扶、干預,都是專業化程度非常高的工作,應該有專業的人員、用專業的方式開展。

  完善救助保障體系和建立長效聯系報警機制。榆中縣教育局副局長談應峰建議,針對性地實施醫療救助、購買意外保險、明確監護權等保障措施,提升精準幫扶的有效性。同時,公安部門加強留守兒童生存環境流動人口、閑散人員的摸底、統計和管理。

  半月談記者:白麗萍 任延昕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sjygx.live//jiaoyu/286047.html 轉載請注明出處!

今日熱點資訊